王维的这些著名诗句,其实并非原创,而是改编自六朝诗

前言

观王士禛《池北偶谈》,看到一段话《唐诗本六朝》。意思是说,很多唐人著名的诗句,其实并非原创,而是把六朝诗人的成句拿来改编了一下,化用写入自己的诗中。

王士祯还举了不少王维等人的诗例,老街录入几首,与诗友们分享一下。

一、春草年年绿,王孙归不归

王维有诗《山中送别》:


这首诗的后两句,一般注释为句化用《楚辞·招隐士》的"王孙游兮不归,春草生兮萋萋"句意。

不过,如果大家熟悉庾肩吾的诗句,会发现,虽然王维诗句从根源上出自《楚辞·招隐士》,但是更像受到庾信五言诗的直接启发。

庾肩吾的《游甑山诗》写道:


平子去已久,馀风今复追。未必游春草,王孙自不归。路高村反出,林长鸟更稀。寒云间石起,秋叶下山飞。西河方阅训,讵得解朝衣 。


平子去已久,馀风今复追。未必游春草,王孙自不归。这四句诗,应该是王维《山中送别》诗的来源。

二、积水不可极,安知沧海东

王维《送秘书晁监还日本国》:


积水不可极,安知沧海东。九州何处远,万里若乘空。向国唯看日,归帆但信风。鳌身映天黑,鱼眼射波红。乡树扶桑外,主人孤岛中。别离方异域,音信若为通。


积水不可极,安知沧海东。应该化用了谢灵运的:洪波不可极,安知大壑东”,出自《行田登海口盘屿山诗》:


羁苦孰云慰,观海藉朝风。莫辨洪波极,谁知大壑东。依稀采菱歌,仿佛含嚬容。遨游碧沙渚,游衍丹山峰。


我们现在看到的版本是:莫辨洪波极,谁知大壑东。王士禛《池北偶谈》中的版本是“洪波不可极,安知大壑东”。

三、看花满眼泪,不共楚王言

王维五绝中的名篇《息夫人》:


冯小怜是个很传奇的女人,他原是北齐后主高纬的嫔妃,北齐灭亡后,冯小怜与高纬被押解到长安。高纬被杀,冯小怜被北周武帝宇文邕赐给代王宇文达,北周外戚杨坚(唐高祖)杀害宇文达后,又把冯小怜赐给李询,李询母亲知道冯小怜曾迫害过自己的女儿,就令她自杀而死。

冯小怜侍奉代王宇文达,弹琵琶是断弦,于是作了这首诗。

王维很巧妙地把前两句化为己用,写入自己的五绝《息夫人》中。传说这首诗也有个感人的故事。

《本事诗》记载,宁王府附近,住着一户卖饼人家。宁王看上了卖饼人的妻子,于是花钱把这个女人买了回来。宁王非常宠爱这个女人。后来宁王问她是否想念自己的前夫,并让二人相见,见面时女人泪流满面。当时宁王府有不少文人在场,宁王叫大家赋诗。王维的诗最先做好,吟咏后,其他人不再敢出手了。王维的这首诗就是《息夫人》,宁王受到感动,于是将女人还给了卖饼人。

可见,灵机一动的王维,并不是自生灵感,而是学问大、读书多,一下子想起了冯小怜的这首诗,直接拿来改一下用在了自己的诗中。

四、飒飒秋雨中,潺潺石溜泻

王维的《辋川集》大家都很熟悉,其中《 栾家濑》写道: ·


飒飒秋雨中,浅浅石溜泻。在六朝诗中也能找到影子,出席谢朓的《和何议曹郊游诗》:


江皋倦游客,薄暮怀归者。扬舲浮大川,惆怅至日下。靃靡青莎被,潺湲石溜泻。寄语持笙簧,舒忧愿自假。归途岂难涉,翻同江上夏 。


谢朓的“潺湲石溜泻”,在同时期诗人的笔下也能看到,王融《移席琴室应司徒教诗》:


王维的“飒飒秋雨中,浅浅石溜泻”,几乎是王融的“潺湲石溜写,绵蛮山雨闻”的倒装句。

五、其他诗人的化用

除了王维,王士祯还举例孟浩然的名篇《早寒江上有怀 / 早寒有怀 / 江上思归》:


木落雁南度,北风江上寒。我家襄水曲,遥隔楚云端。乡泪客中尽,孤帆天际看。迷津欲有问,平海夕漫漫。


首句即警句:木落雁南度,北风江上寒。这两句诗,在六朝诗中也能找到原版,出自鲍照的

《登黄鹤矶诗 》的前两句:


木落江渡寒,雁还风送秋。临流断商弦,瞰川悲棹讴。适郢无东辕,还夏有西浮。三崖隐丹磴,九派引沧流。泪竹感湘别,弄珠怀汉游。岂伊药饵泰,得夺旅人忧 。


木落江渡寒,雁还风送秋。这是明显古体诗五言诗,孟浩然将其改编成了律句:木落雁南度,北风江上寒。

郎士元有名篇《送别钱起 》:


暮蝉不可听,落叶岂堪闻。共是悲秋客,那知此路分。荒城背流水,远雁入寒云。陶令门前菊,馀花可赠君。


落叶思纷纷,蝉声犹可闻。水中千丈月,山上万重云。海鸿来倏去,林花合复分。所忧别离意,白露下沾裙。


结束语

前人所谓一代有一代之文学,因此我们熟悉的自然是唐诗和宋词。对于宋朝人来说,最熟悉的自然是唐诗,因此很多词人喜欢化用唐朝的诗句。

而唐朝人最熟悉的,自然唐朝以前的魏晋南北朝(还有短命的隋朝)。因此唐朝人化用六朝诗是很自然的事情。

我们不知道很多唐诗化用六朝诗,是因为读书少的原因。现代社会,诗词早就不是主流了。不熟悉当然很正常。

@老街味道

欣赏《题破山寺后禅院》时,这些基础的律诗知识,您未必清楚

Copyright © 2019-2022 - 8秒文学网
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互联网,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。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