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禹锡和白居易的这首酬和诗,成就了刘禹锡最富哲理的唐

在唐诗著名诗人的序列当中,我们对于诗仙、诗圣的大名很是尊崇。他们代表了唐诗的风貌,是那个时代最具风度的中国人。与此同时,还有一大批的诗人,诗鬼、诗魔,诗豪、诗佛……等等,他们在各自的文学领域,用不同的写作手法丰富了唐诗的发展。

而在其中,处于盛唐之后中唐时期的刘禹锡和白居易,是最具名气的诗人之一。他们两个人一个是豪情满怀,虽然不在盛唐但是心中豪情不减,被誉为诗豪;另外一个则是写诗就像发了魔一般,流传下来多达2700多首唐诗,被誉为“诗魔”。前者是豪情的刘禹锡,也就是“诗豪”,后者的是白居易,被誉为“诗魔”。

他们两个人是一对好友,也是经常有诗歌酬和。古人们的诗歌创作,除了比兴抒情,触景生情或者以某一时特定的感受写诗之外,酬和诗也很常见。两人都是一流的诗人,即便是随便的一首酬和诗也很精彩。比如本文所说到的这是粮食唐诗,是诗魔和诗豪的酬和唐诗,成就刘禹锡最富哲理诗句,白居易极为赞赏。且看:为我引杯添酒饮,与君把箸击盘歌。诗称国手徒为尔,命压人头不奈何。举眼风光长寂寞,满朝官职独蹉跎。亦知合被才名折,二十三年折太多。

这首诗的题目是《醉赠刘二十八使君》,作者是白居易,也是白居易首先发起的酬和诗作。当时刘禹锡被贬外地多年,多达23年,白居易了解此事用这首诗表达对于好友命运的同情。尤其是诗中的“举眼风光长寂寞,满朝官职独蹉跎”,很明显表达出了这种情感。从这首唐诗当中,我们可以显而易见的看到白居易所表达出的怨愤以及对友人的同情,也写出了自身的坦率。这首诗是酬和诗的第一篇,是发起之作,但是却还不是最精彩的。实际上,刘禹锡和白居易的这两首酬和诗,主要是因为刘禹锡的这首酬和诗才会流传开来为众人所知的。且看:巴山楚水凄凉地,二十三年弃置身。怀旧空吟闻笛赋,到乡翻似烂柯人。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。今日听君歌一曲,暂凭杯酒长精神。

这首唐诗的题目是《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》,作者就是诗豪刘禹锡。从这首唐诗当中,也可以很清楚的看出刘禹锡的豪情本质,尤其是诗中的“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”,写出了刘禹锡的达观,写出了其自身的开阔心胸。对于刘禹锡来说,白居易在诗中所表达出来的同情显然是很领情的,对于他自己来说,虽然对自己“巴山楚水凄凉地,二十三年弃置身”的遭遇也是感到遗憾,对于“怀旧空吟闻笛赋,到乡翻似烂柯人”的命运也曾感到很惆怅,但是在诗人看来,今天“满朝官职独蹉跎”的现实更多呈现的是“沉舟侧畔千帆过”的势头,只要是国运昌盛,自己的仕途和命运都不必太过挂怀。一代诗豪,如此境界如何不让人感慨!

白居易在读到这首酬和诗的时候,极为赞赏且大受感动。白居易只不过是为了表达同情和安慰,毕竟老友这20多年的仕途实在是糟糕;但是刘禹锡却能够以一种更为积极和开放的心态看待此事,不但让白居易放心,而且还表现出了内心的豪情和高洁品格,实在是妙语也!“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”,这是刘禹锡诗歌中最富哲理性的诗句,以自己比喻“沉舟”、“病树”,暗示自己仕途生涯的毫无指望,但是与此同时,唐王朝的发展并没有停止,而且又更优秀的人才脱颖而出,成就“千帆过”、“万木春”的良好势头,让刘禹锡也感到几分快慰。

诗魔和诗豪,虽然各自的诗词风格相差很大,但是两人都为唐诗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。而这一组酬和诗,更是为两人的唐诗创作锦上添花,成为一则文坛轶事。本文图片全部来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作者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19-2022 - 8秒文学网
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互联网,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。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