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上最文不对题的送别诗,诗句极度感伤,一看题目却憋笑

送别是唐诗宋词的一个大类,也是最能拨动心弦的一种方式,多少离人在阔别从前时湿了眼眶,多少佳人在告别恋人时衣玦翩翩,多少游子在背井离乡时婆娑了双眼——离别,总是带着不可缓解的冲动与悲伤,总是让人不愿提及却又不得不去想。高适最经典的名句“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”,是对友人的宽慰,颇为鼓舞;柳永一句“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冷落清秋节”,更是点燃了有情人的离思,千年不灭。这些诗句或在悲伤中振作,或在伤悲中沉沦,皆是离别的附加作用。然而小解却发现了送别诗中的一首奇葩,它读起来悲,看起来却让人忍不住想笑。

古代人起名字有一个“省事”的方法,那就是按照家族排序以数字为名,比如李白叫“李十二”,杜甫叫“杜二”,黄庭坚叫“黄八”,朱元璋叫“朱重八”等等。在许多诗词名作里这一现象也不乏其例:比如上面高适的《别董大》,这位董氏友人便是家族排行第一的老大哥;再比如王维著名的《送元二使安西》,“元二”便是家中老二;当然也有家族庞大的,比如白居易的《问刘十九》一诗,这位刘兄上头就有18个兄弟姐妹。

以排行为名是古诗词的惯例,这样写的好处,在于能够体现作者与被写之人的密切关系,都能以家族乳名互相称呼了,关系能不铁吗?但是铁不铁也要看人看时机,有时候一不小心弄巧成拙,那就不是关系铁而是头铁了!比方说,你送别的这位友人姓“王”,而他在家族排行老八,那么这首送别诗该怎么写呢?这位唐朝诗人告诉我们:该怎么写就怎么写!《巴陵夜别王八员外》唐·贾至柳絮飞时别洛阳,梅花发后到三湘。世情已逐浮云散,离恨空随江水长。

首先第一眼看到题目,着实令人猝不及防:巴陵江是古诗词中一个非常经典的意象,常常被用来为情境造势,很明显贾至在这里借巴陵江水渲染离别之情。但是“巴陵夜别王八员外”却令人啼笑皆非,为何?我们来看,巴陵江的夜晚,后面却紧跟着“王八”,让人很难不去想歪:贾至是不是晚上去巴陵江捉王八去了?毕竟晚上的王八确实比较好捉!但是贾至并不是捉王八,而是送别“王八员外”。这首千古名作堪称惺惺相惜:王八员外被贬长沙,而贾至也刚刚被贬到巴陵不久,两人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相识必有相似的感受,所以他们之间的友情就比常人更加深厚。

贾至起句以十四个字表明了时间、地点、季节,且是以物候的变化来暗示时间的变换,显得灵动俏皮,但柳絮与梅花却又给人一种人生反复、飘忽不定的感觉。接着他直抒胸臆,指出世情荣辱皆是过眼云烟,如浮云般消散,只剩离恨同江水万年流长。一个“空”字极为高超,既道出了诗人的心随王八远去,十分空洞,又表明了王八员外的船远去,巴陵江上空空如也。无可奈何,恋恋不舍,只能兀自叹息。

整首诗的内容读起来分外伤感,毕竟悲欢离合之痛、人情冷暖之苦谁都体会过,尤其是拥有相同境遇的两位知己,酒杯相碰全都是梦破碎的声音,他们的故事苦涩却又带有一丝回甘。然而如此之才情搭配上这样一个诗题,实在让人悲伤不起来。虽然在唐朝时“王八”还不是骂人的词汇,但就今人看来,已经足够笑上一壶的了。

Copyright © 2019-2021 - 8秒文学网
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互联网,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。
返回顶部